1. <meter id="hfsky"><delect id="hfsky"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<mark id="hfsky"><ol id="hfsky"><source id="hfsky"></source></ol></mark><small id="hfsky"></small>

    2. <code id="hfsky"></code>
      倡導誠信興商、促進社會公平公正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網友天地 >> 內容

      酸。菏止て【频摹白罡呔辰纭?

      時間:2021-4-29 20:37:01

      我在澳大利亞住了三年有余,發現澳洲人民真是離不開酒。滿大街的酒吧,一到晚上或者周末就擠滿了人。還有路邊無數的“瓶子店”(bottle shop),也營業至很晚。年輕人的社交愛好,通常就是“出去喝一杯”,中老年人也毫不示弱,在家中的前、后院支起桌子,邊喝邊聊,瞬間面前多出好幾個空酒瓶。

      澳洲人愛喝酒是出了名的,和當年英國的殖民者來澳洲拓荒不無關系。內地炎熱的氣候、背井離鄉的孤獨,都讓酒精成為“剛需”。

      雖然這片海島遠離一切主流文化,也常有澳洲人遠赴歐美,尋找更廣闊的生存空間,但談及酒,澳洲可是緊跟世界潮流。

      比如近年在比利時、美國都很流行的“酸啤”,在澳洲也發展得如火如荼。隨便走進家“瓶子店”,都可以看到寫有“手工啤酒”的酸啤,大多是澳洲自己的啤酒廠釀造的,不同的口味可以多達20余種。

      對許多事情都有強烈好奇心的我,也決定買上一瓶,品嘗一下。

      我拿出當年研究“精釀啤酒”的勁頭,琢磨起酸啤背后的故事。

      原來,酸啤有著非常悠久的歷史,甚至被認為是“現代啤酒”的鼻祖。釀造工藝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。就當時“簡陋”的制造技術來說,其實所有的啤酒都可以稱為酸啤——因為環境和技術所限,發酵時,麥芽汁會和空氣中的野生菌群相結合,做出的啤酒便有了這種酸酸的味道。

      19世紀,隨著巴氏殺菌技術的出現、釀造工藝的提高和電冰箱的普及,“酸啤”逐漸退出了歷史舞臺,“拉格”和“艾爾”,占據了啤酒界的主導位置。

      據史料記載,第一個重新開始釀造酸啤的人來自比利時。美國內戰后,許多比利時和德國移民也把酸啤帶到了美國,19世紀70年代,酸啤重新又在啤酒愛好者中流行了起來。

      酸啤之所以會“酸”,是因為在釀造過程中,并不單純地加入水、酵母、麥芽和啤酒花,發酵時,還會加入如乳酸菌、醋酸菌、小球菌和片球菌這類菌群,在“酸”的路上助它一臂之力。

      這不禁讓我想到很多年前,紅酒剛剛進入國內,很多人接受不了苦澀的口感,一定要在喝的時候兌上雪碧才行——釀造者好不容易把糖份從葡萄里提取了出去,消費者又自己加了回來。

      酸啤也是如此,經過工藝的進步,好不容易避免了發酸的口感,一些人偏偏又要加入這菌、那菌,讓它再次“酸”起來。

      一位朋友因為喜歡喝啤酒,開始在家自釀。他告訴我,家庭作坊的難點在于溫度的控制和空氣中的細菌。麥芽汁降溫的時候,速度越快,越少和空氣中的細菌接觸,口感就會越好。

      但是在釀酸啤酒時,一些比利時釀酒人會特意選擇在每年的10月到4月,于溫度較低的野外發酵,讓麥芽汁和自然中的野生細菌完成接觸。這一步驟和傳統的釀造技術背道而馳。

      在等待發酵的時候,酸啤也和普通啤酒不同。傳統意義的啤酒會用金屬桶發酵,而酸啤則會選用陳年的橡木桶,因為桶內殘留的微生物、細菌也會幫助啤酒產生酸性口感。如果在釀造水果酸啤的話,釀造者還會在木桶中加入整個水果,為其增加風味,刺激二次發酵。

      有意思的是,這種奇妙的口感,讓全世界第一個喝酸啤的人花了近10年時間,才明白他喝的啤酒并沒有變質。

      其實酸啤重新流行起來,也要歸功于它的“不按常理”出牌,傳統的艾爾和拉格,一個主打口感濃烈一個則是麥芽清香。但是酸啤卻被很多人認為它非常接近于白葡萄酒的口感。

      味道清爽,提神醒腦、開胃下飯,且酸啤和許多食物都可以搭配得天衣無縫:香腸、咸肉、炸薯條、洋蔥圈、海虹、生蠔、蛋餅等等,簡直就是餐飲界的“跨界之王”。冰柜里櫻桃味道的酸啤

      酸。菏止て【频摹白罡呔辰纭?

      冰柜里櫻桃味道的酸啤

      大概了解了酸啤背后的故事,我來到家附近的一家“瓶子店”,發現水果口味的酸啤占據了市場的主要份額。賣酒的大哥也告訴我,女性是酸啤購買的主力軍。

      細細瀏覽一番,我發現不僅有草莓、百香果等一種口味的水果酸啤,還有百香果加番石榴的兩種,甚至菠蘿、櫻桃和奇異果三種水果的混和酸啤。有的還嫌不夠,還加入“煙熏”風味來增加特殊風味和口感。

      猶豫再三,我決定拿一聽西瓜味道的“蘭比克”進行首嘗。蘭比克是酸啤中的一種,其中又分為“水果蘭比克和無水果蘭比克。之所以選擇了混合了水果味道的這款,是因為:外面艷陽高照,有“一天四季”之說的墨爾本此時溫度已經飆到了27度,想想西瓜的爽口香甜,就感覺味道應該錯不了,再次,這款啤酒的釀造工廠就在我家附近,雖然規模不大,卻是實打實的“手工釀造”,且在那里吃過幾次晚餐,次次都是心滿意足。西瓜味道的酸啤

      酸。菏止て【频摹白罡呔辰纭?

      西瓜味道的酸啤

      結賬之后,為了使得我的“首嘗”更加具有儀式感,我特意走到附近的公園,找了一個鳥語花香的地方正襟危坐。從包里拿出啤酒,小心翼翼地打開,聞了聞,西瓜和酒味都很淡,喝下一口,一種粹不及防的味道從口腔直沖腦門——那種酸,比醋酸更可怕。

      如果非要形容的話,是食物被胃酸已經消化了一半,不慎又吐出來后,反饋在舌尖的——那種味道。

      可怕,相當可怕。

      想到聽過的播客中提到在精釀界有這樣一句話:“始于IPA,止于酸啤”。

      想必,“酸啤”應該代表著手工啤酒的“最高境界”,而我卻由于“道行”太淺而無法體會到它的特別之處。

      隨后,我忿忿地在朋友圈發了一句抱怨“酸啤”的話,一個朋友“語重心長”的給我留言:喝酒嘛,還是自己喜歡最重要。不過想要入酸啤的門,萬不可一蹴而就,而是需要循序漸進。

      可以先從最淡的柏林小麥開始,隨后是德國古斯,然后進階到果味蘭比克,最后再到無水果蘭比克。

      嘴里仍殘留著一股奇怪的酸味,我一臉懊惱,走進路邊一家酒吧,“破罐破摔”地點了一大杯印度艾爾。剛喝下第一口,就感受到了那熟悉的香氣和淡爽的苦感——終于喝到“正!钡钠【,我心懷感激。

      隔幾天,我又去一家德國飯館,吃豬肉大肘子“貼秋膘”。在朋友的推薦下,我點了一杯芒果味道的柏林小麥,它當然也屬于酸啤的一種。但就如懂酒的朋友所說,它是酸啤屆的“敲門磚”,因為會在啤酒中加入水果糖漿,以平衡酸味。侍者端上來后,我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,又甜又濃的芒果味配上小麥啤的清爽,嘗不出一絲絲酸味——那一刻,我與酸啤和解了。


      作者:安安 來源:澎湃新聞
      相關評論
      發表我的評論
      • 大名:
      • 內容:
    3. 中國國際啤酒網(www.beerw.com) © 2021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4. Copyright Reserved 2008-2018 中國國際啤酒網 版權所有 魯ICP備07018202號

      投稿郵箱:beerxh@sina.com 投訴郵箱:beerxh@126.com 業務郵箱:beerxh@163.com

      QQ:296090069在線交流  QQ:1102858064在線交流

      魯ICP備07018202號
    5. 執行時間:921.875 ms
      人人中彩票手机版